@ZEAL Blog·厉
WWW Zeal Blog
We stand alone,
TOGETHER.

[转]祭BEYOND

Posted by zeal on 2005-04-27 16:44 , 4777 characters |  + 1 - 0   English
标签 ( 感悟 ):  , 
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关于BEYOND的评论,只是我写不出这样好的见解,希望各位与我共享对家驹的怀念

摘自1997年4月1日天津大学《北洋人报》

《祭BEYOND》 子亥

  我不得不无奈地承认,当初听BEYOND是从那首《大地》开始的,还记得有位DJ用"荡气回肠"四字来形容这首歌--莫若说是赞美这首歌。那时我觉得兴奋得热血沸腾,那盘带子里的歌大约还有《灰色轨迹》、《无悔这一生》、《午夜怨曲》、《岁月无声》等等吧。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盘带子寄予如此大的热情,我添置了随身听,让他们的音乐萦绕于我耳际。我觉得从他们的音乐里找到了一个更加真实的自己,大而言之,是体会了生命的真谛。我将他们变成了自己的偶像。我对他们的照片或签名并无兴趣,我只是喜欢他们的音乐,并想有一天我会拿起乐器,像他们一样向这人间或非人间发出震人心魄的呐喊,歌唱爱与和平或者年轻一代的愤世嫉俗,来感动像我们这样的孩子们。

  那时候我初三。

  我是向来讨厌街头巷尾的音像厅里放着的时下最流行--实际上是最媚俗的靡靡之音的,也对晚会里空空洞洞的赞美诗式的"高雅"深恶痛绝,然而遗憾的是,也许由于我的涉世未深而带来的 字 和浅薄,以及有意无意地甚至是被迫地遭受了那些靡靡之音的蹂躏,在更早的时候,我没能接受老崔那样的优秀的音乐,所以倒让 "POP"之极的BEYOND占了先机。当然了,很多东西可能连 "POP"都不如,因为一种东西被定名,也就是被确定了它的概念,概念需要有内涵,有外延, "POP"这一概念也不例外,而我无内涵外延的作品比比皆是。他们"流行"了,于是被称作"流行音乐","流行"不必说了,可是"音乐"二字,是否蒙受了一种残酷而野蛮的玷污?

  我开始疯狂地收集BEYOND的音像制品,从盗版的七元钱的《永远等待》到四百五十元的正版演唱会LD,或买或租或借,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来的BEYOND作品竟有一百一十四首。只可惜我不能偷也不抢,否则跳蚤市场的那一套十六张CD(从《永远等待》到《继续革命》)的纪念全集早就在我手中了。

  我不知道BEYOND的有些东西算不算摇滚,但我必须承认我是从BEYOND开始认识摇滚的。以现在这个对摇滚的认识越来越深刻的我的标准来说,在九二年之前,只有早期BEYOND的少数几首作品算得上是真正的摇滚--无论从音乐上还是精神上。这种认识标准变化得很快很急。首先从我的个人经历上来说,从初三下半年开始,我开始把"好学生"的帽子撕得粉碎,无不愿再掩盖自己,于是对一切以往敢怒不敢言的东西直接发出了挑战,对某些形式主义的,教条主义的虚伪开始了毅然决然的对抗(失败是必然的,就如同BEYOND不能不商业化一样,最后的结局是我也不得不"商业化"了)。于是我需要更愤怒而颓废的理想主义情绪,需要更强烈的批判性和真实性。其次,恰好在这个时候,"唐朝"的《唐朝》犹如一晴空霹雳,狠狠地砸在了千千万万个和我一样的人的头上,让我们都闻到了自己的肉和骨在雷击之后的焦臭,我觉得真正的音乐就应该是这样的。也恰好在这时候,偶然的机会让我感受了一下"GUNS N' ROSES"的嘶吼与"PINK FLOYD"的梦呓。

  这样我的胃口与以往大相径庭。BEYOND所着力渲染的和平与爱、亲情友情或者自强不息,比之"唐朝"的博大,"GNR" 的尖锐和"PINK"的叛逆,显得过于小家子气。几乎所有的所谓"BEYOND精选集"在我眼里都一钱不值,甚至有点恶心。《大地》、《喜欢你》那样的纯键盘作品只适合舞厅伴奏;《真的爱你》臭遍了街,键盘部分的精雕细刻同样让我浑身难受;《不再犹豫》毫无深度可言--理想是这首歌词中所说的那样空洞、简单的东西吗?特别是标志着BEYOND从"地下"走到"地面"的那张"极为出色"的专辑《秘密警察》(内有《大地》、《喜欢你》等),简直是堕落中的堕落。也很难说 《AMANI》、《交织千颗心》或者《灰色轨迹》有什么好,在音乐方面,这些都无甚新意。而从未被选进过 "精选"的一些早期金属味儿很浓的东西毫不客气地攫取了我。《永远等待》、《赤红热血》、《水晶球》、《巨人》等等。特别是那首《谁是勇敢》,用激愤而略带颓废的歌词,辅以狂躁不安的吉它贝司和鼓,自然而然地令一个高亢的嗓音在一片片现实的灰与黑中发出凄怆的呐喊,一点点地升华,扩展,最后竟似进入一个涅磐般的境界......应该说九二年以前的BEYOND。这才是最高峰。年被评为"香港十大劲歌金曲"头名的《真的爱你》与《再见理想》相比,提鞋也不配的。

  一个历尽千辛万苦的成长之痛,即将成人的小伙子,硬给他穿上儿时的花衣,让他手里握上几个小铃铛,兜里塞几块糖,再用奶嘴对其加以引诱,而他迫于某种压力却不得不装得口水直流......无论是BEYOND还是我们自己,都不过是这样的被无形的线拴住了的小丑,丑态毕露却仍要孤芳自赏,我们摆脱不了,BEYOND也摆脱不了,可能再过五年我们会发现,"唐朝"也照样摆脱不了。至于西方,重金属和布鲁斯的变味,艺术摇滚和朋克的衰亡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你胆敢不做这商业的长线下拴住的小丑,那你就给我滚到火星上去。商业化是种必然,并不是口口声声强调一下"个性"或者变着法的标新立异就可以将商业因素抹煞的。

  从另一方面,即便是扣除了商业因素,在香港和台湾这样的地域政治经济状况极为特殊的地方,他们特有的那种"岛屿文化"的薄弱的文化背景使之不可能产生在中国北方特有的根深蒂固的华夏文化背景下才会有的"唐朝"的那种纯然的浪漫主义,那种五千年的博大。它们似乎在文化心理上离西方更近,而东方文明的血液又似乎令那里的人们不太可能接受西方暴露在外的和暴力之类,于是他们在东西文明的狭缝中无所适从。在香港可以唱什么?和平? 《AMANI》和《光辉岁月》再响,也是唱给非洲人的,港人大可寄予无限的同情,仅仅同情而已;自由?不自由是外人给你套上了枷锁,而自由就是指你可以在任何你愿意的时候将自己关进监狱。奋进?成功了以后你会空虚的,但如果见好不收,又会将自己赔进去。爱情?好!不错!永恒的主题!只不过 "除了张学友像个唱歌的,其他三个都是小丑" 的四大天王已将爱情变得跟吃饭一样平平常常。

  所以BEYOND是无奈的,我理解他们。他们发现他们的理想按原路走下去必将归于死灭。他们不得不绕过前面那个不可逾越的隘口,而从两旁的荒漠中捱穿过去。我至今常常爱着BEYOND,爱着黄家驹,因为他们是英雄,英雄本身就带有某种悲剧的色彩,像项羽,像拿破仑,像保卫共和国以肢体残破生命殒颠为代价换来"战斗英雄"称号的战士们。

  BEYOND的代价就是毫不情愿的商业化,他们无法摆脱现实造成的空泛,虽仍不失一如既往的真诚,可惜并非真诚了就可以将所有的人打动,因为真诚之所以感人,是因为受感动的人们都太过虚伪。

  前面提到过"九二年以前",因为九三年的BEYOND让我重新找到了最初听BEYOND时的感觉。实际上九二年的《无尽空虚》与《继续革命》都已是很优秀的作品,只是尚未露出锋芒。而九三年初的《乐与怒》几乎达到了整个BEYOND乃至整个香港乐坛的最顶峰,BEYOND的音乐虽仍无明显的定位,但这张专辑中庞杂的音乐元素,深厚的内涵,近乎完美的演绎以及不可缺少的日本方面提供的精良制作,将我再一次拉回了BEYOND的世界。《狂人山庄》、《我是愤怒》回复了早期BEYOND的冲击力,更多出了几份成熟;《妄想》那迷幻似式的 BLUES让人心醉神迷;《命运是你家》民谣演绎质朴无邪;《爸爸妈妈》的JAZZ让我再也不敢小觑BEYOND的音乐感觉和技巧。连 "POP"的《海阔天空》和《情人》都沾上了卓尔不凡的气质,仿佛真有一股"寒夜里看雪飘过"的清新之气沁入心脾。在香港,这张唱片不绝后,也可以说是空前了。

  大概是熔岩般的激情已在家驹他们的胸中压抑得太久太久,不得不爆发一次,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他们集中全力才发出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嚷,然后我们就看到英雄首领在余音未落时便已倒下。而这只不过是黄家驹作为悲剧领袖付出的又一次代价而已--没有什么代价比这更加沉重了。选择这时让家驹蒙难,也许是上苍太爱BEYOND了,因为BEYOND的确再也无法超越自己了,家驹的死可以给他们充分的理由。

  BEYOND的轨迹至此戛然而止。后来的BEYOND只留下一个空空的名字,留下一个无法超越的"BEYOND"这个名字。《BEYOND的精彩》中有首歌,乍一听竟是模仿R.E.M的,精彩得让我失望。

  我就不无遗憾地将BEYOND的大部分作品封存进了床底的箱子。有一本BEYOND的写真集中有这样六对词: "长发--短发,理想--销量,另类--流行,真意--通俗,摇滚--商业,地面--地下。" 我想编辑的本意是借此突出BEYOND的摇滚精神,而在我看来,在每对词的两方面中,BEYOND什么也不是。他们不过是中间那个破折号而已。这破折号的两边都是悬崖,他们当初从悬崖的某一面爬了上去,就不舍得再跳下了。

尼采说:"我只想到达高处,只是渴求我自己的没落。"可惜BEYOND没有这个勇气。最后我想用《谁是勇敢》的一段歌词来结束这一篇BEYOND的祭文:

 "急促的一生 / 不知所做看似梦 /
     不必多说哪是对 / 再要指引哪一方 /
     谁愿意 / 谁是勇敢 / 谁愿意 / 谁是勇敢 / 
     悲哀的一生 / 多少失意当恶梦 /
     即使刻意创造我 / 换作一切去牺牲 /
     谁愿意 / 谁是勇敢 / 谁愿意 / 谁是勇敢 / 
     风霜的烛光 / 可知眨眼要快逝 /
     一生充满那罪恶 / 烛光不要太妄想 /
     谁愿意 / 谁是勇敢 / 谁愿意 / 谁是勇敢 / 
     伤心的烛光 / 他朝可会有救赎 /
     给他一个快乐印 / 冲出黑暗再放光 /
     谁愿意 / 谁是勇敢 / 谁愿意 / 谁是勇敢 / 
  
     谁愿意 / 谁愿意 / ......"

Last Modified on 2007-05-24 01:54
5 条评论:
- Stars2005-04-27 17:16
怀念阿,永远的Beyond!
- superman2005-04-27 18:55
酷。我喜欢。
- YT () 于 2005-11-28 19:05
永爱BEYOND
- tzenix2006-01-04 13:05
我请教一下,三人时代哪首歌模仿了REM,是模仿REM的哪首歌?我想去下载下来听听.谢谢!
- zeal (link) 于 2006-01-07 01:14
我这篇是转载文章。Beyond对于我来说,缺少了家驹之后已经缺少了灵魂,所以基本上听的也只是家驹时代的老歌。那首模仿R.E.M. 的我也没去听过,无从评论。
Since 2005.04.27  梦想 就像鸡蛋 要么孵化 要么臭掉RSS Feed (Entries) | About me | Back To Home | @ZEAL | zbird.com | 沪ICP备05024379号